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四时常相望,晴日共剪窗

 
 
 

日志

 
 

十年(四)  

2009-12-18 20:28:19|  分类: 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2年 13岁

  十三岁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我如此清晰地记得的,是无穷无尽的跑步,一圈一圈,沿着高大的银杏树,银杏的叶片一层一层地累叠上去,这些到底是真实的吗?

  望江公园也又去了一次,我走在那里面,抬起头来转圈圈,光线变成了小小的光束,从竹叶中穿透了,无数的光束摇动起来变幻起来,我莫非是看到了满天的星星?

  那个打扮的像小男孩的女生,她是在对我说话吗?她是在抱抱我吗?她是在远离我吗?

  我握着画笔的手啊,什么都画不出来,苹果成了方形,盒子瘪下去,里面的空气都被挤出来,那个讨厌的手是谁?

  十三岁的时候,最愁的事情是英语课上的duty report,我已经忘了当时讲的是什么,这实际上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我怎么就迷失在了这样的一个环境当中,致使我现在想起来像没有存在过一样呢?

  爸爸在家里为我们创造各种各样的菜品,他想开一个书艺装饰店,妈妈买彩票连中两次,每次都是一百元,她对爸爸说,要是再多猜准一个号,就可以开店了。妈妈说要给我买一个随声听,爸爸用他的推销员功底跟老板讨价还价,最终以一百元的价格达成协议,他把那个艾玛随声听递到我手上时说,好好学。

   孙老师拉着我的手对我悄悄地说,萌萌啊,香草妈妈没了,今天上午的车祸,我还没跟她说,怕她受不了。我忘了怎么回到教室里,香草高兴地对我招手,萌萌,我跟你说个笑话。

  第二天早上我做到香草边上,她的眼睛肿成了两颗完美的悲惨的蜜桃,那个从来不在人前流泪的女孩,为什么就这么多苦难呢?

  香草家里很大,我去她家她就弹琴给我听,我们只弹蓝色生死恋,其他的都做了羽毛,随着七楼的风飘飞而去。都飘飞而去了吗?都去了吗?

  运动会在石室中学开,班上的诗人教我写诗,我们低着头在膝盖上不停地写不停地写,写成了唯一的目标,不存在其他的喧闹。写好一首他就把它送到主席台上念,听到那响彻了天宇的诗句,我问他,那是我写的吗?

  他点了点头。

  我每个月都会站在黑板上写板报,一幅幅图画下去,一个个字写下去,结果早就不再重要,光就是黄金,一切都已经记忆下来。

  秦文君的小说里,孩子们总是在十三岁,十三岁的半大的男孩与女孩,十三是个奇特的数字,他们把头往墙上撞,却不知道为什么。

  我搬回家里住,赶着六十一路车,要是车上有人跟我犟,我坚决不让。赶车的时候,遇到过冒烟的轮胎,我犹豫了一下,还是上去了。赶车的时候,车上是多么地挤啊,我指头撑在玻璃上,摇摇的车子摇摇的窗子,我看到了一个男人的眼睛,他坐着我站着,那双眼睛里有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