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四时常相望,晴日共剪窗

 
 
 

日志

 
 

神的安排  

2009-09-25 23:23:24|  分类: 小情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保尔到聂赫留朵夫,我先后爱上了两个男人。

 

  保尔的左眼眉骨处有一道伤痕,就像一束闪电,在黑夜里发着淡蓝的光彩。保尔的皮肤颜色苍白,白得就像俄罗斯冬天几个月都不会融化的雪,他的骨节很突出,十指修长,双手有力。

  保尔骑着战马,枣红色的俄罗斯马,马脖子修长身体健硕,他持着手枪,从城外越过残垣和高墙。

  保尔脸上都是煤灰,他抱着枕木,脚穿着黑漆的长靴,他们要把铁道铺到俄罗斯广袤的森林里去,从哪里运来木材和煤料。

  保尔走在通往红场的铁桥上,铁锁坚硬,风力强劲,他双臂交替,迈着实在的步子,挎,挎,挎。

  保尔停歇在桦树林里的墓地里,那里埋着他的战友,他们躺在俄罗斯黑色的土地上,眼望着蓝天。

  保尔用微弱的视力写着回忆录,他握着铅笔,在纸上沙沙地写下字母,火车在铁道上前行,哐哐地撞击着,冬妮娅,丽达,达雅,谢廖莎,朱赫莱,他们一一在飞驰的列车窗口上闪过,闪过在保尔整个的生命中。

  我在十四岁的时候,摸索着厚实的纸张,就爱上了保尔,他不止一次的在我梦里面出现,穿着很大的灰绿色尼大衣,眼神深邃。

 

   二十岁的时候,我靠着枕头,陈年的书散发着霉菌和书页混合的香味,聂赫留朵夫蹬着军靴,深绿的军服,黑色的纽扣颗颗饱满,他翻身上马,去追赶亲爱的喀秋莎。

   “聂赫留朵夫感觉到玛丝洛娃的任何行动都改变不了他对她的爱情,这就使得聂赫留朵夫喜气洋洋,……,他爱她并不是为了他自己,而是为了她,为了上帝。”

    聂赫留朵夫为监狱中不幸的人们奔走,他从莫斯科到彼得堡,雪花洒在他的肩膀,俄罗斯广阔的天空,上帝在看着他。

    聂赫留朵夫跨入农民的破屋,他把身上所有的卢布都给予他们,那个戴着碎布小帽,细瘦地没有腿肚子的,朝他微微笑的小幼儿,苍白的面容,唤醒了他所有的正直和怜悯。

    聂赫留朵夫收拾好行李,他感到监狱门口,在人群中寻找着心爱的人儿,在长长的行进的队伍中,他一眼就看到了那个永生不会忘掉的背影和面庞,从所有的灰色里,他的喀秋莎就站在那里,就要踏上东行的列车,而我们亲爱的聂赫留朵夫,要跟随着她,去遥远的西伯利亚。

 

    年轻的时候,

    要珍惜你爱的人,

    他们脚踏俄罗斯的大地,

    头顶苍天。

    他们出现在你的生命里面,

    一定是神的安排。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