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四时常相望,晴日共剪窗

 
 
 

日志

 
 

天天天蓝  

2009-10-01 22:44:32|  分类: 我要做一支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生在这个城市的落脚处是在一栋老宿舍楼的七楼。隔壁住着两夫妇,平均年龄七十岁上下,老头儿颇有个性,轻易不说话,一说话声音大的像打雷,他妻子倒是性情很温和,阳台上搭了架子,种盘藤蔓的花草,紫藤花和喇叭花,紫紫红红,是从乡村里面出来的那种艳丽,少有看不惯的时候,几种杂乱的颜色相配,也是不寂寞的。

只是秋天来临的时候,那些只开一季的花木就凋谢了,全变成暗黄和灰绿,七七八八倒在架子上悠悠地荡着。王生把窗户打开,坐在他买的电脑椅上,背靠着宽低的靠背,这把能360度旋转的电脑椅,是他为这个小家置办的最贵重的东西。

王生觉得有些可惜,郁郁葱葱的时间再不回来,总是酸楚,更不要说这个城市的气候很难缠,秋天一下雨就是连着几天,零零落落,既不是一下子完结了,也不是一下子发泄了,就这样点点滴滴,早上起来土地全是湿润的,中午云或者开了一点,四五点又起了风,王生每日回家去,已经是晚上下雨的时间,七楼的风又大了些,把他晾在阳台上的衬衫和T恤全吹拢了,紧紧靠在一起,摸一摸,依然是湿润的。那些藤藤蔓蔓的东西,到底是禁不起这样浸润似的摧残。

王生窗口对着一所中学的宿舍,那宿舍的条件很不好,男女各半,男生大概住一到三楼,女生的宿舍还是明显要利落些,至少衣服不会一晒就几个星期不收回去。一层楼一个大厕所,每个小房间住四个人,两个上下铺,都有蚊帐密匝匝地遮着,床脚偶尔露着些学校发的那种格子床单。

晚上十点过后,宿舍楼就频频开了灯,热闹起来,那正是王生下班的时间,他把窗户大开着,也不开灯,就坐着吹风,把身上的汗都吹散,似乎就不会如此累了。王生半闭着眼睛,他在等对门五楼的那个女孩子。

夏天的十点,天还是蓝色,没有黑透,蓝是深的像海洋一样。所以就更平静,远离河边千篇一律的酒吧和日租房里咂摸无味的夜生活,王生每天定点坐在这里,怀有充足的自信和期待,等着她。

她皮肤黑黑的,头发随便在脑后面扎个短短的马尾巴,每天这个时候就会回到寝室,她提着两瓶开水回来,常坐在阳台上洗脚,校服裤腿高高地挽起来,双手托着下巴,眼睛愣愣的。王生无数遍地揣摩她的心,想象着大俗或是大雅的场景。周末的时候宿舍里所有的人都回家,她不回,她就在操场上一圈一圈地跑步,跑地一身汗回来,拿了桶去洗澡,洗完澡回来就顺手买一盒凉面,边哼歌边洗衣服,唱的都是藏族的民歌,听也听不懂的,但她声音是洪亮,极富穿透力,音调起伏颇是悦耳,她唱的是那种听了就想起舞的歌,王生在窗边坐着,脚不住地打拍子。洗完衣服她就拉个小板凳到阳台上来坐着吃面,她吃面的时候是默默的,眉眼不抬。晚上她也不在寝室呆着,索性把寝室里的桌子也搬到阳台上来,披着一件开衫,写些什么或者看书。王生站在街这边的七楼,心里面升出来上前抱抱她的冲动。

王生从另一个城市里来,他走的时候就没有再回去的打算,因为那个城市算起来不再有他的家。母亲过世父亲再娶时,王生还很小,从小儿起父亲便不再管他,听任发展,他知道后母对他并不待见,后来考了职校,就索性不再回家了,连学费生活费都不向家里讨,职校里他认识了后来的妻子,她对他好,他们毕业就结了婚,后来王生想,这都是命中注定,结婚不到一年,妻子就亡故了,车祸凶猛,把他未出世的孩子和深爱的妻子全夺了去,王生于是搬了出来,变卖了家财,拖着行李去了火车站,随便买了张车票,他在上车前甚至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这列火车会把他载到哪里,中途他下了车,流落到这里来,现在回忆,也没有什么不对的,都是冥冥之中的天意吧。

王生最怕过中秋,可这地方的夜晚总是很好,恰到好处的蓝色把人的心魄都摄走了,王生出了门去,买了两封月饼。他走到学校边上,把传达室的大爷叫出来,对他说,这封月饼,我送给那边503的女孩子。他指指宿舍里不多的灯光,五楼的那个,麻烦了。

王生复又回去,慢慢爬上七楼,对门的五楼的灯开着,他慢慢把手中剩的那封月饼拆开来,是莲蓉蛋黄馅儿的,这个世界上,总算有个她在和我分这个月饼了。王生心里突然很欣喜,他开了窗,月亮又明媚又清晰。天空还是蓝色的,她站在阳台上,手上抓着一个圆圆的油纸包,是往这边看吗。

王生微微张着嘴,眼泪全部都顺着脸颊落到嘴里来,咸咸的,他慢慢开始放声大哭,他相信,今天晚上除了她,没有人会听到他的哭声,他突然变成了一匹嘶叫的马,落了族群,只好逐水草而流浪。有水喝有草填肚,他把心空出来装吃食,她轻轻看他一眼,他就把这些都翻天倒地地吐出来,没什么人烟的地方,有谁会在乎的。

她在对面的楼上又唱起歌,这次唱的好像是首很长的歌子,大概是在叙说什么,悠长悠长,直抵心脏。

 

天天天蓝

教我不想他也难

不知情的孩子他还要问

你的眼睛为什么出汗

情是深意是浓

离是苦想是空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