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四时常相望,晴日共剪窗

 
 
 

日志

 
 

十年(六)  

2010-01-01 13:45:05|  分类: 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4年,十五岁。

  那年我初中毕业。终于可以在体考后不用再跑八百米,可那种半条腿灌上铅得滋味还是没有离开我,中考的前一天,爷爷走了。

  我不得不说,冥冥中都是有注定,平常异常敏感的我甚至在中考的三天里没有问过妈妈,为什么爸爸选择在这个时候去出差,也没有看到,来接我的姥姥,为什么嗓音哑哑的,眼眶红红。

  爷爷保佑我,当我知道这件事情已经是最后一门考试后,我不能够想象为什么有一种根植于胸膛的我从来没有听过的声音从我的喉咙里爆发出来,可是颇为奇怪的是,爷爷于我,好像早就已经化成了永不分离的血肉情,我当时并没有太多的哀叹,感伤进了血液导致的最终结果是,在将近一两年的时间里,我无法认定家里不再有爷爷的存在。拿碗的时候,爷爷的那个碗放在柜子的最里层,我默默地看着,仿佛觉得他还会在某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呼唤我,让我把他的收音机拿到他的床边。

   很多年以后,我在网站上看到一本书,名字叫做《爷爷变成了幽灵》,从小缺少死亡教育的我们,这一课注定是必不可少,我多么希望,爷爷能像书中写的那样,能在夜半穿越我的窗,坐在我的床边,像小的时候那样吻我的额头,做一次单独的告别。他的影影绰绰,最终消失在前往与马克思会面的道路上,我想着他倒退着走,面朝着我,像我传达着鼓浪屿的浪花,金门的炮声,兰州的阳光和风。

   没有考上四中,去了川附,我用了整个下半年去喜欢这个学校,她在我的眼睛里,永远是灰扑扑的,树叶和喷泉,校服和操场。

  我是不是在那个时候就意识到,理科这条路已经对我封死,每一天傍晚的小测验,物理、数学、化学,它们缭绕在我的身边,我奋力地冲破,旁边坐着班上的前五名。

  暗自感叹,想当年,我的化学可是全年级第一名。

  可是一开头我就已经不能明白,氧化还原的换算,复杂的分子式,集合,波段,能量恒定不变。语文也一天天在想象中黯淡下去,何德何能,我拿着成绩单在学校里踌躇徘徊,迟迟不想踏上回家的路。

   那个时候妈妈对我说过气话,让我干脆去读职高。我披衣坐在黑暗的夜里面,眼泪也没有热度。

   为什么,那个时候没有人跟我说,人生的路还很长,你不要放弃,不要退缩。

   也没有人对我说,无论我们选择什么,终会有出路,不要着急,还有人相信我。

   为什么我始终是这样一个角色,陪衬着人家的美丽、优秀,永远找不到前进的方向。

   现在我写下这篇文章,电脑前也会暗自抹去眼泪,我在不同的时期里都会遇上不同的人,但是那些像母亲一样关怀指点我的师长并没有在这一年出现,绞肠痧一样的痛苦我承受下来,真真切切,一刻都没有褪去。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