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四时常相望,晴日共剪窗

 
 
 

日志

 
 

BEFORE I WAS BORN  

2010-12-27 21:30:57|  分类: 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出生之前,有过很多的故事,都因为我的缺席而无法亲眼目睹了,它们渐渐消失在柴米的清脆爆裂里,消失在洗衣粉和育儿经里,很多年以后,翻出来再看,也是隔着一片水,岸那边的东西早就化成了尘土,当做肥料滋养了以后的日子。

 

我妈妈啜着一碗汤,对我讲,你爸爸那时候喜欢穿一件黄色的灯芯绒夹克,一条洗得发白的工作裤,那是他的礼拜服,我爸插一句,就像《保卫萨拉热窝》里面的瓦尔特。妈妈一笑,爸爸说,你妈那时候,她们四个女同学,总穿四个口袋的军装,朗朗框框的甩在身上,自我感觉超好,张扬的很。

妈妈又说,和你爸第一次约会,在锦江宾馆旁边的滨江路,回来就遇上马路求爱者,那人不断地对我说,还是普通话哟,“我是420的!我是420的!”,我心里面想,你420的有什么了不起,我还是部队的呢!

结果呢?

没有结果呀,我也没理他,他自己就走了。

我第一次去你奶奶家,提了一篮子水果,你奶奶问你爸,你去人家小唐家里面提什么了?你爸说,我啥也没提……你奶奶说,你怎么一点礼貌都不懂。你爸说,提东西好虚伪哟!

 

我从小看的外国文学,没有一本不是书柜里已有的,《莎士比亚全集》,缺了第一册的《战争与和平》,网格版的《复活》和《悲惨世界》,它们全是年轻时候的妈妈买的,我后来问她,你有没有看它们呀。妈妈瞄了一眼封面,说,嗨,都忘了,不过我还记得冉阿让。

黑白照片里的妈妈,穿着长裙子半坐在床上,手里捧着一本翻开的书,轻咬着食指,微蹙着眉头。

黑白照片里的爸爸,在铺了宣纸的桌上挥毫,字迹在照片上淡去了,只能从他穿的一件白背心看出来当时是在夏天。

 

那时候我们学校里的同学去我家里玩,你姥姥问我,有没有男同学啊,我说,男同学女同学都有。你姥姥撇撇嘴。后来他们来玩,走了以后,你姥姥警告我,你可不要跟那些戴了怪怪的戒指的男同学耍朋友!我说,哎呀,我晓得,你不说我都晓得。

毕业之前,石板滩发洪水,你爸爸骑着自行车去给他外婆送米送面,紧赶慢赶赶回来参加毕业典礼,满身大汗。那时候我还没和他好呢,我问他,你去哪儿呀,你爸跟我说了,我突然觉得,这个男生真是不错啊。

你爸他们那个圈子的人介绍我们谈恋爱,我当时对你爸印象不多,但感觉他是个能持家的人。

后来,我们出去玩,爬山累了,你爸把他那把名家题字的扇子借给我扇,我一转身就弄丢了。

然后呢?

然后就嫁给了他。

今年都满25年了。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