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四时常相望,晴日共剪窗

 
 
 

日志

 
 

寄给ECHO的信  

2011-03-03 19:35: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多么希望这是一封能够真正寄出去的信。由我细细地写好了,题头写上脉脉温情的“见字如面”,信尾款款留下我的名字,用我从箱子里捣腾出来的戒指沾了蜡油封印,起个早从大绿桶的嘴巴塞进去,然后每天每天在家里静等着回音,走过邮局时都心生颤抖。

但是我不知道你的地址,不知道跨海的邮费,不知道这薄薄的信笺能否顺利渡过漫漫长路。

五年前,我还只有十七岁,很少看电影,觉得写日记是一件麻烦的事情,喜欢看的书是《青春之歌》,经常在纸上画鲸鱼,一画就是一串,写一些不入流的句句韵小诗歌,常常在上课的时候给你打手势示意你把你带的苹果送给我。

你会不会觉得我是一个喜欢回忆过去的人?

那时候给你写的信都是认认真真在写,但从没学会怎么接受一个人的思想,自恋的要死,你传给我的文章,我从来没有认真读过。

四五篇里,有一篇叫做《惑》。

想来你肯定知道,三毛的文章里也有一篇叫做这个名字。她写的那部电影是《珍妮的画像》,文章里的三毛,不断地听到珍妮在她的脑海里唱着“我从那里来,没有人知道,我去的地方……人人都要去,风呼呼地吹,海哗哗地流,我去的地方……人人都……”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她正在经历自闭和忧郁,隔壁的白先勇拿了它推荐给《现代文学》,几个月后,文章顺利地刊发了,三毛或许真由此走上了叙写心灵的道路。

五年后,我再把《惑》翻出来读,你说很多人看了都不理解的,你还说那时候你很少讲话,只有吹笛子的时候感觉四围的事物和内心一起安静下来,我的惜笛人,你知道我就是在这个时候深深爱上你。

那天正好是个中秋夜,不知道你记不记得。月亮在午夜的时候钻出云层来,我打电话给你让你赏月,于是你拿着电话跑下楼去,在楼下的空地上边看月亮,边给我说你喜欢看的电影。这样的场景,到现在我还历历在目,那样的清辉和那样的友人,无论如何都忘不了的。

如今,我常常看电影,用qq聊天,隔几天不写点什么就觉得不舒服,不再喜欢红色书籍,诗歌也只是看看,用酸奶代替水果。

如今,你每天只吃两顿饭,一周几天在pizza店打工,有时候要跟讨厌的室友打架,从没忘了偷拍帅哥,穿的裙子有些长及脚踝,短的不到膝盖。

如今,我每天上班的时候把qq打开,迎接你的晚归,催促着你早些睡,希望在世界末日前再见你一面。

我们从没忘了三毛,我买了三毛全集并抽空读给你听,唱徐志摩的歌。我听你赞美我,你听我安慰你。

echo,我叫你,就像在叫我们心目中那个绝世独立的女神。此时此地,有两人互相珍爱,即使走遍万水千山。

                                                                                                                                                               momo

 另:

隔几天又到你的生日,就像爱德华对贝拉说的那样,your birth is definitely something to celebrate.

love you.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