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四时常相望,晴日共剪窗

 
 
 

日志

 
 

关于抑制长草的二三对策  

2011-08-17 10:27:16|  分类: 抒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不来写点儿什么,这儿真的要长草了。

暑假要过完了,这是我学生生涯的最后一个暑假,也是教师生涯的第一个暑假。玩儿的时候总是这样的,开始安排了N多的计划,到了不得不落实的时候,发现还有十天就上班了。

哎。。

所以明年还是找个地方读点书吧。

我已经很久没有写诗了,这种预设的状态还是要在没人理我的情况下才是个大概率事件。前日看电视,发现象牙戒指被拍成了电影,名叫情归陶然亭。20岁的时候在图书馆闷坐着读石评梅的诗,后又把庐隐的小说翻出来看,今年春节去北京专程去了陶然亭祭拜,冬天的陶然亭湖面上结满了冰,书中提到的寺庙和高高的茅草早已不在了,只有两座大理石的墓碑还孤独地伫立着。我和很多人说起石评梅和高君宇,很少有人知道他们,除开高君宇革命家的身份,则更少有人知道他们的爱情故事,若不是女作家庐隐和导演高峰,怕是会永远化作历史上苍白的一滴血痕罢。

《象牙戒指》和《情归陶然亭》相比,前者更加能够引起我的喜爱,而后者却因时间和人物的关系,更有献礼的成分在里面。比起他们来,林觉民和陈意映倒是有更多的人知道些,但若不是因为有这么个特殊的日子,《与妻书》怕是只有大学中文老师略略提一提了。

昨天无意间翻到湖南电视台的还珠格格,妈妈突然问我一句,诶,原来那个香妃叫什么名字呢?我一愣,回答说,忘了。当年那个红遍大江南北的香妃,早已经流逝在滚滚人潮中了,人们的记忆力也很少会出现她,我只有查豆瓣才知道刘丹这个名字,那个演了方瑜的年轻姑娘,则更早地消失在脑海里。人不过是万千蜉蝣里一个微小的所在,来去的踪影最终要淡化在尘埃里了。

大二下学期,我从图书馆二楼的一排书架的最底层抽出石评梅的诗歌集,上面已经落满了灰尘,翻开她的诗篇,载满了人类历史上最真挚的情感。我多希望把这些故事讲给我的学生们听,让他们知道漫漫人生路之中,这样的情感和文字,是最能抚慰万世无奈沧桑的。

假如我的眼泪真凝成一粒一粒珍珠,
到如今
我已替你缀织成绕你玉颈的围巾。
假如我的相思真化作一颗一颗的红豆,
到如今
我已替你堆集永久勿忘的爱心。


…… ……

我爱,
我吻遍了你墓头青草
在日落黄昏;
我祷告,
就是空幻的梦吧,
也让我再见见你的英魂。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