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四时常相望,晴日共剪窗

 
 
 

日志

 
 

烟霭纷纷——2011年终总结  

2012-01-02 00:23:47|  分类: 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拖了很久,我终于在完成一个星期苦逼的复习周之后,上来写这篇年终总结。在这一个星期里,我的课表是从八点开始排,五节连堂一直到中午十二点十分,星期四的时候,因为身体原因,打完上课铃,我连去吃饭的劲都没有了。回到办公室,我钻到桌子底下,把“小蜜蜂”充上电,再慢腾腾爬出来坐在还算宽大的办公椅上,闭目五分钟,想起我的年终总结还没有写,心里暗自抓狂。

我最近总是要忘记一些事,忘记写年终总结,忘记写我的《旧瓶装新酒》,忘记原来发生过的一些事情。可是一等静下来,这些事又突然冲上我的脑海。手边忙忙,做的事老是备课改作业,为了不忘记我要写的事情,还专门下了一个搜狗拼音的备忘本皮肤,趁着睡前休息的几分钟,快快把脑袋放空,把这些事情一项一项写进去。

这样的一个习惯让我惊惶不已,因为我发现,我已经开始遗忘过去的很多回忆了。此时回首,2011,皆是烟霭纷纷。

我常常在周六周天休息日里突然抽离,我现在是多大?我现在毕业多久了?有多久没有和原来的朋友联系了?周一的时候,又速速忘掉这些,抛掉我的年龄,束起披散的头发,蹬上高跟鞋去上班。有时候不经意之间,在学生们面前流露出只在朋友之间才有的表情和话语来,他们没吓到,我倒是吓了一跳。于是马上平复心情,紧紧收回思绪,再对他们讲,怎样分析B卷中的修辞。

2011,对所有07级的毕业生来说,都充满了变数,我们攥紧了引用、排比、反复和顶针,演绎出一段段人生中走入社会的序幕。

2011年的千年寒冬,一如传说中的到来。我现在还记得2010年的最后一晚,我躺在床上回想2009年12月31日的外国文学考试,学院里的三大中年祸害男齐齐出现做我的主考官,战战兢兢饿着肚子考完了坑爹的头一天晚上才弄出来的现场讲解,冻得发抖和姑娘们相拥回到寝室看了半晚的老友记。我今年依然在没看完中央台的元旦晚会前就倒在了床上,闭上眼睛把这件事又回想一遍,心里的滋味说不清,只感到有小手在紧紧抓住它,胃里默默泛酸。

2011年一月,日子过得还算开心。过年前终于打破了我千年不赢的尴尬局面,面试《新潮》成功,我还记得来面试我们的老总自我介绍也是几十年前的川大人,我看他不像搞媒体的,一派学院风倒像是教我们文艺美学魅力无限的老教授。这个年想到工作有了着落,万般放心地去了帝都游玩一圈,没去颐和园和大风吹的八达岭,在坐着公车到北大的时候,

顺其自然地想到了田晓菲的《十三岁的际遇》,但也只是想一想而已。

年过完去《新潮》报道,知道自己被分到了坑爹的汽车部,第一天信心满满地走路去上班,十四楼的电梯一到,媒体窗明几净的前印象一扫而光,泛黄的天花板低低地压着,可能高个子男生都站不直。星期一遇上公司例会,分析各种同系列竞争对手的周刊,副主编面如菜色,发质干枯,跟大家说,行政部已经解散重组。我横扫一遍会场,果然没看见当时来面试的几个人事部主管,也没看到那个学院派经理,兴奋感顿时烟消云散。

上班第二天,和我一起去的那个校友就跟我打电话说不去了,说不适合。我默默地坐在我们共用的那个电脑上,忍受着办公室源源不断的烟熏雾缭。第二个星期,我终于明白这里并不像电视里的时尚杂志那样,编辑们都光鲜亮丽援笔立书,键盘敲敲打打就出来好文章,轻轻松松调侃众生。至少,再不济也要高层大厦俯视繁华,风雨轻盈灯光明亮。再退一万步,我也要有得学习看到奔头吧。可这些都没有,我无聊地混迹在汽车部这个刚刚建立起来只有几个人的部门,接受着分管经理的直接领导,星期一到星期四眼红地盯着同部门的姐姐开着她的红色小汽车出去和客户洽谈或是嫉妒地看着隔壁人物采访的大哥扛着单反出去悠悠采稿,而我无聊的刷新着页面,连一篇稿子都写不了,手里的工作全是糊弄人的假把式,自己都嘲笑自己。所有的汽车稿件会在星期五下班前纷至沓来,然后顺理成章接到加班通知,写稿、改稿、校稿、排版、校版、美编经理定版、分管经理定版,编辑们星期五加班早就习惯,我做完所有工作,抬头一看,已到第二天,于是抓起包包,一头冲入电梯,生怕谁谁谁再抓我班,今天休息就别想了。

终于,我在家里核算了投入产出比,对媒体彻底失望后,又听闻这星期五又要加班到星期六,而星期六还要加班守车展活动之后以写论文为借口辞职而去。走的时候我满心要急急走掉,一天也不要多待,所以两兜空空一分钱不要。经理却对我说,以后都是混媒体圈的人,在这里的事情,不该讲的不要讲。听到这话,我在心里默默想,我要是再在媒体圈里混,算我姓王的没本事!我走出这个困守了三个星期的大厦,离开那个以后我想起来都要吐的十四楼,终于闻到了春天风里应该有的清甜。

那时候的心情,我现在都还记得深刻。我走到路口,心里想,我要去哪儿呢?今后我又干什么呢?又怎么供养家里呢?三月的早上十点,公交车站上空空荡荡。我把我的小仙人掌送给了还在杂志社的同学,心里手上都像这个看着就涌起伤感的公交车站。

后来,我打电话给了我的初中班主任。老师告诉我,学校正在招人,我拿着简历跑到学校去,我一直觉得,班主任是明白我那时的心的,她请我吃饭,耐心地安抚我,尽全力帮助我,为我争取来一个实习机会。从此,四月六日的早上八点,她把自己的校牌借给我,我正式开始了我的实习老师生涯。

实习的时候,不光当语文老师,还当实习班主任。老师说我太累,早上太早来,晚上太晚走。可是我知道,我根本没得选择。学校的所有活动我都参加,备课、改卷,大到全校会议,小到班级活动,帮忙做班刊、守过关、做监考,一点一滴从老师那里学来。我记得我的第一堂课是一节试卷评讲课。老师中午交给我语文试卷,告诉我下午第一节课评奖。我拿着卷子做了一中午,想好怎样讲,从哪里讲,合并合并同类项,问问老师设计一点提问,下午铃一响我就上了讲台。

当我走上讲台,看着下面盯着我看等我说下文的学生,心里半分紧张也无,我便知道,这个舞台,是今生注定。

试讲前,又跟了另一位老师学,下班回去开着电脑里的录音工具对着镜子讲课,抑扬顿挫、表情手势,白天学了的,晚上马上练起来,试讲成功,和学校签了合同。六月请假回到学校,参加完答辩,在最后的形教课上给辅导员侧面照了一个半身像,挥别文科楼那个二楼的阶梯教室,它占据了两面墙的巨大窗户映照着落日,窗外夏风习习,深绿的树叶密密匝匝,层层叠叠,叶缝下露出了朱红的屋瓦。

毕业旅行,去了昆大丽,去之前曲折离奇,想来也是满满自责。不过行程愉快,归来终与朋友们道别,进入王老师的第一个暑假。

而今日子一晃而过,依稀半年已去,直到现在,我也每日庆幸,能找到如此适合我,让我喜欢的工作。并且,我高兴地看着它改变了我过去的某些性格,从此学着负责、学着规划、学着担当、学着练气场,也学着和家长打交道。尽管因为上班路途遥远而有家不能回,工作日借住在外婆家的沙发床,下班回去累得要死,备课备地想吐,但早上起床时心中也是欢喜的,看到学生们,也是无比地平静安稳。这个工作,确确实实地给我希望和机会,俗气一点讲,它给予我安身立命的资本,使我能给家中日常开销出力,也让我的父母给亲戚朋友介绍我的近况时体面万分。我是平凡家庭的孩子,我从小的生活环境让我觉得得到是不易的,能得到较好的东西更是要多多珍惜。2011的最后一天,我回总校团年,老师问到我工作半年怎样想,我老实回答她,她深深看我一眼,对我讲,那么,你要把这种心态一直保持下去,尽量延长这时间。我当时脑里闪出一个片段,当我复习周上午讲课到最后一节已勉力支撑,第一排一个男孩子噌地站起来,我问他干什么,他说,老师,我站着听,你上了那么久,还是坐着讲吧。

当时我心里只想,2012,dont worry,so easy。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