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四时常相望,晴日共剪窗

 
 
 

日志

 
 

劳劳送客亭  

2012-03-10 19:47: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成都读了四年书的同学,少有几个真正深入到成都人的真实生活当中,我们选择玩乐的地方,大多是时兴的各种购物区、充满年轻气息的咖啡馆或者是人头济济的名胜区,更惬意一点儿的,是去哪个地方的茶馆泡一杯茉莉香片消磨一个下午。其实,这些都太冠冕太官方,以至于让黄昏随风散发的蒜苗香也平白端了架子,好像它的来源已被切断,只露出了饭桌上油亮亮的堂皇。

融入一个城市的机会是难得的,也是低调而细细无声的,甚至少有人会去关照它。若是有人探问我,怎样才能算是走近了这里。我只想问一句,是否有哪位真正去你旅游的城市买过一次菜呢?除开那些全国各地都有的超市,你是否在雨天撑了伞提着塑料网兜子踩着泥去这个城市最最便宜的菜市场,和婆婆大爷一起赶一回早市,听着最新鲜和最土气的吆喝,眼目中看着今晨四五点钟才摘下来的豌豆颠儿莴笋叶子装在菜农三轮车脏兮兮竹筐子里的青头萝卜和随意丢在地上裹着湿润泥土的地瓜儿红苕,再试探着用当地方言讲一两句价,说的人已经打定主意要买了,听的人也假吧意思地低个一两毛,嘴里叫嚷着:“妹儿勒,已经是成都市最便宜的价咯!”然后你只有说,“哎呀,好嘛好嘛,称起称起,难得再看!”一圈逛下来,你的鞋子上沾满了自行车从你旁边碾过去时溅起来的泥点子,手里捏着一把零钱,走到巷子口,又看到撒了芝麻摊了一个鸡蛋的饼子,耐不住香味的缠磨,让老板娘给你一块钱的煎蛋饼,边走边吃,直到满嘴生香余味留恋齿间,你才可以说,我来过这个地方了。

我的朋友们,你们在成都的时候,吃过这个城市最负盛名的小吃,游历过代表着它悠久历史的祠堂,看过悠悠荡漾千年的锦江水,这里的古老吸引着一批一批的学子和游人,但是,很少有人真正去关注过它在建立现代城市初期的历史,这段历史,仿佛被太多的虚荣湮没了,也被太快的城市进程耽搁了,这些踪迹在近十年内以超常的速度消逝着,这段历史,包融着我祖父母、父母和我三代人的青春年华和人生过往。

几十年前,成都的第一批建设者来到这里,在城市的大街小巷种满了梧桐树,局限于锦江以内的城市早已无法容纳这么多的人,于是,在东郊的农田间,建立起一批批的宿舍楼,它们用红砖砌成,内部是最时兴的苏联设计,叫做“一街坊”“四街坊”,我的祖父母,已经在这里的国营大厂上班,每天早上骑自行车经过“建设路”,吃食堂,拿工资,衣服晒到天井里,儿女送到国营的子弟学校读书,如果考到河那边的中学,就淌河去上学。我出生的时候,梧桐树早就让夏天变得无比阴凉,一环路已经渐显繁荣,但二环路以外对我来说依然是农村,和爸妈到青年路逛夜市还是叫做“进城”。从窗口看出去,成都灰蒙蒙的天映衬着的红楼能让我心里无比踏实和安稳,吸进鼻腔的气息并不清冽但温柔无比。住在这里的人们,喜欢去曹家巷买菜,走过建筑公司老宿舍的楼下,看老职工们退休后端把破破烂烂的藤椅稳坐在楼道口,一抬头,就是这家晒的棉衣那家种的小葱蒜苗儿。谁说只有泡茶馆才知道成都人什么样儿?在这里,钻进你口鼻的卤兔子香会告诉你,成都正萦绕在你走动时随意摆动的指尖。

 

我从来没有想到过,一种城市文化的保质期会这样短,它随着“府南河”重新改回“锦江”而开始了新一轮轰轰烈烈的变化。梧桐树一条街一条街地砍过去,被设置成电影场景的十二中也消逝了她的林荫大道,三环路以内都已经熙熙攘攘了楼房,最终,春去秋来,曹家巷也迎来它的结局。这样的变更总让我措手不及,它的速度早就超过了本应作为它根基的文化氛围。

停下脚步再看看,这些改造是必然的,但不知有人想过没有,这个城市的每一次拆迁和改变都牵动着一批人的真实生命,那些说出来曾经是他们骄傲资本的厂矿已搬离原址,子弟学校的篮球场也已经泯灭了白色的油漆三分线,大江大潮般翻滚而来的狂响的机器轰鸣声,也已经随着余留的几个机器零件被摆放成了东区音乐公园里孤傲又可悲的艺术品,再无半点生机。成都市里最早建设者对这个城市的贡献渐渐地只能见诸于报章杂志和堆满尘土的档案馆,再没有了可触可感的立体华章。那些献给这个城市的青春年华,忽的全消失不见,没有人知道,它们去了哪里,骤起的沧海桑田,再一次把人来做了一次玩偶。

几年前贾樟柯曾经拍过一部电影,叫做《二十四城记》,片尾有一句话几乎引得成都的观者落泪。

“这个城市所消失的一切,已能够让我荣耀终生。”

而荣耀背后,是无奈而又年复一年的生活,它深入成都人的血脉,“荣耀”二字,不过是偶尔在闲极时的谈资而已,那又本是文人的特权,而每一个生于斯的人们,最关心的,只是明早起来还能不能在曹家巷买到远远低于市场价的蔬菜瓜果。

而今,曹家巷的梧桐树在异常寒冷的三月里迟迟没有发芽,我也只能用一首古老的诗,向它说,向它们说再见。

 

天下伤心处,劳劳送客亭。

春风知别苦,不遣柳条青。

 

劳劳送客亭 - 牧牧 - 红布绿花朵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