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四时常相望,晴日共剪窗

 
 
 

日志

 
 

道情小唱(一)  

2013-04-22 21:31:34|  分类: 我要做一支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工作后越发的懒惰了,每天回来吃吃睡睡,日子就这么混过去。可每一年的春天,我总是因为看到的、嗅到的、感受到的多了而手心发痒,那些想落笔的念头就像手心钻出的毛毛汗,一遍遍催促我。不是因为别的,而是成都这个城市,每到了春天,就越发地可爱起来,这种可爱,任是什么样的变故都不会消融掉,行在路上、坐在草上、躺在床上,风就把生命刚出世的羞涩传递来。若是有一个有心人,倒可以把成都的花和树都杜撰出一个传记,一笔一笔记录下这些默默从土地中生发出的、但却染遍沧海山川的生命力。

在楼下花园的小广场上,三面栽种着七棵小叶榕,这些小叶榕就像拙政园里种的那些让景色不寂寞的大树四季常青,每一年的新叶子长出来,小巧巧的也不张扬,一重一重往上盖,少妇手腕儿上戴的墨绿、浅风吹荷举的深绿、温柔崭新的嫩绿,叶子有多少,根须就伸多远。
小叶榕围着两株黄葛树,这些树尤奇特。高三的时候,校园里也有这样的树,树下摆着几个稀疏的铁花凳子,三四月份的时候抬头望,居然可以看到湛蓝的天空被树枝颇富艺术感地疏落成一幅清远的画面。因为黄葛树总在春天落叶,一夜间呼啦啦抖落了一身老绿枯黄,那劲头,仿佛要公然向老天对决,一把长剑直指向天空。我曾经在大学的湖边,把一棵相似的树叫做曹植,现在回忆起来,那个时候应该学到建安文学,深深为那为王者的大气魄所倾倒,又缱绻于清影之孤寂颠沛。
树叶落了不几天,地下被扫地明朗了,黄葛树就又开始往下落裹过芽叶的叶托,拾起那叶托来,嫩黄色为根基,叶尖处一抹水红色晕染,如饱蘸了朱砂的笔锋,在地上又挥洒出另一个天地。抬头望去,惊异于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的青绿的枝桠和嫩叶,前几天还是一片剑气,这会儿就又化作箫心,也不知这箫心所藏兮在何时何处。
顺着人家的围栏攀爬的就数金银花长得好,特别喜欢这个名字,感觉盆满钵满用也用不完的满是好好儿的日子。我以它的开落来计算我脱离学生身份的日子,上次金银花开的时候,我正准备公招,这次开的时候,已经要工作两年了。金银花早晚香,有些像手工洗衣皂的味道,正好洗涤出一世的清明。
金银花下是开开谢谢几番的含笑,像是甜了又醉人的酒,一茬接着一茬永远不败的光景。这种花也栽在老家城厢,沿着彭家珍纪念公园的小湖边,完善散步的时候便闻到了。一直延伸到老街上的书院门口,书院传出来的泥土和砖墙的霉味和它的香味混杂起来,也不觉得烦躁,反倒更让人安静。花谢了落在地上,仿佛有声,让人想起“琼瑶匝地”这样的句子。
见过的最脱凡离尘的花是芍药,原来小时候看《镜花缘》里的芍药花神绝世独立不是假的,芍药花单瓣,每一瓣都像世家闺秀一样婉柔地有姿有态,但那骨子里的贵气又脱去了做作,那白净脱俗绝对让其他的花难以匹敌,黄蕊心像是这个世家小姐写出的小楷,就靠了这个传递情思了。
欧阳修说“琼花芍药世无伦”,拿琼花和芍药相对,诗句中的琼花其实成都最常见,平常就换做“木绣球”,也是洁白剔透,极清雅,簇扎在一起,团团可爱。大学校车站门前就有好多这样的花,一夜疏疏雨下,吹落不少,也没人舍得踩。

落笔到此,想起去年去雅安的望鱼古镇,古镇里开满了一大俗之花,四川人称它们为红苕花,五谷不分的我当然弄不懂它的根下是否结着口感绵密甜香的红苕,但那花开得大喇喇、活泼泼,红红黄黄,就长在路边野地,土陶盆子也被它们的根系叶子挣开裂缝,那欢喜的姿态,摇曳于风中而不倒,正像川西人的有冲劲和不服气。此文结尾,便让我为家乡祈福,为父老鼓劲吧。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